乙白乐天子✨

想摸🐠。。。
想码字。。。
然而死在作业手下orz
周叶|双黑太中
不拆不逆
弧得点儿长(๑•́ωก̀๑)

【周叶】域 02

发烧在家,摸两张鱼后更文。。。

算了我什么都不说

其实应该不虐吧,没在一起而已,多大点事儿。

肉这种东西。。。我需要修行。。。

我感觉前文有要改,但是不敢翻回去看。。。

嗷嗷嗷有没有姑娘来找我玩!



------------------------------

特别寒酸的目录 

那群自称为叶秋宿敌的人将其随手扔到沙发上后,全凑上来围观周泽楷。

“少年,你。。。”魏琛看着周泽楷那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瞬间词穷,“你几岁?”

“呃,十五。”

“哦,十五啊,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龄。”魏琛摸着下巴上的胡茬,点点头。

周泽楷不知道要回答什么。

其余人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魏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一脸尴尬地朝周泽楷解释:“咳,那是我夸你好看,真的。”

周泽楷朝他璨然一笑。

魏琛表示自己受到极重的伤害:“卧槽,这小子的伤害力比老叶还高,长得那么纯良,根本不好意思喷垃圾话好吗?”

“你是沉迷于人家的美色吧。”

“瞎说,像老夫这般神一样的少年。。。”

“你还神一样的少年呢。”

张佳乐碰碰黄少天:“你今天怎么不讲话?”

“我不喜欢他。”黄少天沉痛地表示,“话太少了。”

虽说如此,几分钟后他就拉上周泽楷,扔给他一副耳机,邀请他一起去某网游的竞技场pk。

"周泽楷,玩网游也是格洛瑞的必修课,所以一定要认真对待,今天学长就带你领略星际的无限魅力!而提高水平的最快方法就是竞技场,像老叶那家伙从来都不肯来pk真是不懂得怜惜一下后辈。”

晚饭是吃泡面的,周泽楷看着一群大老爷们盘腿坐在电脑桌前吃泡面,啃榨菜,硬生生把泡面不健康这话吞了下去。

周泽楷没参加晚自习,那份逃课的忧虑感在他的目光触及自己那位塌陷在沙发里昏迷不醒的老师后灰飞烟灭。

韩文清说是要巡逻管晚自习,张新杰在手表的指针指到6点时准时离开,带着他那沓已写完的作业簿。


“那么小周,叶秋就拜托你了。”一群人在散场时说。

魏琛还特别真诚地附了一句说小周你随时可以来找我们玩啊,在学校里横着走也没关系,我们罩你,还有想知道老叶的黑历史可以来找我找我,免费。

周泽楷倒是没怀疑他所说的话的真实性,但等他回神时,门口只剩下他自己以及软绵绵地趴在自己背上的叶秋。其余的人勾肩搭背地离开,谈论着去吃哪个食堂的夜宵。

所以他寝室的门牌号。。。

周泽楷将叶秋拖回宿舍,在宿管的怒视下上楼。

走廊里的日光灯发出惨白的光芒,墙壁是纯白的,地板瓷砖光洁地连划痕都没有。光线经多重反射进入周泽楷的眼中,刺得眼睛生疼。

啧。

周泽楷眯眼,将叶秋挪下,靠在墙角。

周泽楷还是第一次仔仔细细地打量叶秋,睫毛又长又密,脸上极为光滑,虽说略显有病态的苍白还带有虚胖,但看上去莫名,

很软很好捏的样子。

周泽楷也确实用他的行动证实了这一理论。

捏了几下后周泽楷才注意到自己正在做什么,他缩回手,做贼心虚朝周围瞥了几眼。

喝醉了的叶秋极安静,闭着眼睛任由周泽楷摆弄。他摸进了其外套口袋。

一个已经空了的烟盒,一把折刀,和好几张随意叠起的纸片。

其中有两张上那极为喜庆的红色让他在意。

第一第二赛季最佳选手。

那两张奖状向外被折起,边角已有不小的磨损。

周泽楷想起自己在S区的老师,张益玮,那位明明没什么荣誉却要把毫无意义的奖章别满全身。

丢人,少年周泽楷曾这样想。

他并没有在外套里找到房卡或是钥匙,便伸手贴进其裤子口袋。

穿的好少,周泽楷在手指和叶秋的大腿仅隔一层薄薄的布料,甚至能感受到其皮肤的温度时的想法,他然后触及一片坚硬的东西。

还不及周泽楷将其抽出,就一头撞在墙壁上,视野也已经换了个方向。

“摸够了吗?”叶修将周泽楷压在身下,捉住他的手,轻飘飘地问道。

周泽楷没回答,他努力地扭动着,想通过抬腿等方式挣脱叶修的掌控。

“别用那种惊异地表情看着我,我好歹也是第一人。”

周泽楷停止挣扎,抿唇沉默地看着他。

叶修注意到周泽楷眼中的不甘心,觉得莫名好笑:“狼崽子。”他松开周泽楷的手,揉上了他软软的头发。

“手感挺好的。”

眼看周泽楷炸毛要反抗,叶修改姿势跨坐在他腿上开始把玩手中的物件。

周泽楷对那两个物件不要太熟悉,荒火碎霜,他的两把爱枪。

不用摸他都知道枪套里必定是空荡荡的。

这是周泽楷十五年来第一次产生惊惧感,胜过了学校内私自带枪被发现而没收的不安。

“好啦好啦,两把挺不错的枪。叫什么?”
周泽楷表示自己不想回答。


“狼崽子。”叶修再次打了个哈欠,“在学校里还是悠着点儿吧,到时候被发现又要被老韩烦死。”

“不会被罚?”周泽楷忍不住问。

“不是都说会罩你了吗?”叶修惊异地瞥他一眼,随即撩开他的外套,将枪插回枪套。

动作如行云流水。

周泽楷看叶修似欲起身,便渐渐放松警惕。

因而在被捏脸时他整个人都懵了。

叶修看周泽楷一脸呆滞,忍不住又笑,顺带真诚道:“小周,你脸的手感比我的好,还是多摸摸自己的吧,讲真。”

周泽楷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尴尬感,他感到脸颊有点发烫。

叶修终于起身,依旧是磨着步子向前走,身体有点晃。

“哎呀你总有机会超越我的,别露出那种表情。”叶修没回头,自顾自说着,“人生的路可长。。。。”他忽然沉默。

“我会打败你的。”周泽楷终于开口,“一定。”

“狼崽子。”叶修嘟哝到,随即转头莞尔道,“好啊我等着。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为何一直叫自己狼崽子,但眼下他却知道,叶修进了他寝室,然后一脸满足地扑倒临床上,没几秒钟便睡着了。

他的睡颜如同喝醉酒时一般,看上去极无害,无法让人联想到将自己压在身下时的犀利感。

周泽楷脱下外套挂在衣帽架上。

他洗漱完关上灯,爬上了自己的床铺。一片黑暗中,周泽楷用手摩挲枕下的荒火与碎霜。

“我不喜欢烟味。”他开口,然后一阵沉默后又补充“对身体不好。”

叶秋似乎应了一声。

嗯。


-------------------------------
周泽楷角度为叶秋

这人称改得好奇怪

我怕要卡文了,矛盾啥都已想好,而糖怎么发我是真的没头绪。

反正应该只有结局会虐一会会,前文放心食用。

周更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