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白乐天子✨

想摸🐠。。。
想码字。。。
然而死在作业手下orz
周叶|双黑太中
不拆不逆
弧得点儿长(๑•́ωก̀๑)

【周叶】域 00

新开脑洞

我发现我脑洞要么上课时开要么晚自修开

仍然没大纲

架空向

感觉有点扯

因为军事文不会写,于是发展就很奇怪

-------------------------------

少年透过窗栏,盯着那只在雪地中刨坑的狐。

狐狸在S区并不少见,但拥有如此耀眼毛色的狐狸,少年还从未见过。比太阳更灼眼的颜色,似是能将脚下的皑皑白雪融化一般。

少年不禁伸手触碰腰间的皮质枪套,而未等他有下一步动作,狐停止挠地,抬起头。

少年看到了狐狸的眼睛,棕褐色的,虽说不似白狐的蓝眸那般澄澈,却格外幽深。

如同人的眼睛。

急促的敲门声讲少年的思绪拉回。

少年打开门,挤身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比少年大不了多少,头发服服帖帖地搭在脑门上,身着轮回训练营的黑白制服,进门后朝少年友善地笑了笑。
另一个则是头发上打着发蜡,穿着一套黑色军装,绶带,肩章胸章一应俱全。若是忽略那绶带略微的褪色和奖章边缘拉出的线脚,男人看上去还是挺光鲜的。

少年抬头直视男人的眼睛。

男人蹙眉:“小周啊。”他尽量使自己略显僵硬的声音软化,“区里决定明天将你送到堪萨斯城,去。。。”他看到少年的眼睛移开了,盯着地面,不由一阵窝火,“去格洛瑞学院进修三年。”

屋里一阵沉默。

“嗯。”过了许久,少年应声。

“那么你过一会和明华一起去领导办公室填资料。今天把行李理完,明天一早就出发。”似是耐心已被磨没,男人冷冰冰道。他嘱咐了方明华一句,转身离开了房间。

“周少?”方明华轻声唤道,他看到少年的目光移过来后继续往下说,“张队这两天心情不好,虽说他一直如此。”

“进了格洛瑞后还请努力吧,虽说是被分到缘班,但好歹也是格洛瑞,受到的教育是要比在S区好太多倍的。”

“而且,成绩优异的话还有可能被留在主城,甚至是获得进入其他战队的机会。”

“不可能。”少年打断道。

方明华看着少年又没了下文,叹息一声:“即便如此,若是回到S区,我也会助周少当上轮回的队长的。”他起身,“张队在S区的实力算是顶尖的,但他终不是位能带领轮回和S区走向辉煌的队长。”

方明华起身,示意少年跟上。

出门前,少年往窗外看了一眼。

那团火红的身影早不见了,余下雪地上一片狼藉。



少年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区领导喋喋不休的念叨。其实那些内容他早已可以背得滚瓜烂熟,自从他被选中。

“一定要以轮回和S区的利益为重。。。”领导在他已是一只脚踏出门框时还在念叨。

回到房间,方明华在一旁帮衬着少年收拾行李。


少年的行李着实不多,他并未带日常用品,而是在箱中塞满了各式的笔记本与书。箱角放着一个看上去极为结实的磨砂塑料盒子。方明华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那少年因其卓越的枪械天赋而被轮回挑中。


“好好休息吧。”方明华将门带上。

少年在多次转身仍睡不着后,摸向枕下。那里静静地躺着两把枪。少年在黑暗中用手指感受其上的纹路,他对双枪实在过于熟悉,连哪里有摩擦磕碰的痕迹都了如指掌。

他叹息一声,闭上眼睛。



少年临走时有不少人来送行。

现任区长,各种仅能在报纸和电视上看到的区领导。他们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却仍不禁在清晨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泽楷啊。”区长捏着少年骨节分明的手,“你爹作为前任区长,为S区。。。”

少年看到轮回队长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立着,身边跟着队员,似是察觉到他的目光,队长的表情变得略有复杂。

“你若回来,轮回队长一职绝对非你莫属啊。”区长苦口婆心道。

少年注意到队长的表情瞬间变了,极为愤怒却又不得不死压着情绪,最终在他极力地控制下恢复平静。

少年坐上了吉普车,然后车开始发动。

领导们做出挥手状,但转身便抱怨着天气的恶劣,围成一团往室内挤去。

少年转回头。

他看到太阳刚从地平线上升起,那一丝丝的光束投射在他脸上,使他眯起眼睛。

司机在多次尝试播放广播无果后,打开了音乐。



挥别家乡的日出,踏上征途,去奔赴一场脱胎换骨;

拍一拍身上的尘土,兵味十足;

来自天南地北,只为这身军装,抛却年少轻狂,咬紧牙关坚强;

热血锋芒铸成钢铁城墙,把青春推上枪膛。



“难听。”少年冷不丁地说道,但他在看到司机想要换歌时又阻止了他,“算了,就这样吧。”

他打开窗户,任凭风吹散自己的头发,吹散了那首不成调的歌。

即便如此,字眼还是一个一个地钻进他的耳朵里。

“开什么玩笑。”少年忽然掩面。



到达堪萨斯时已是晚上。



司机将少年送至格洛瑞便离开了。



少年拉着笨重的行李箱,一路上并未遇到太多人。



宿管看到有新生时一脸谄媚,但却在收到少年递与的资料时表情僵了僵。他将门卡与钥匙递与少年,态度并不似先前热络。



少年表情未变,但他在穿过大厅时故意加重脚步,将靴底的土块粘在光洁的瓷砖上。



“S区出来的还真是上不了台面。”



少年隐约听到宿管们谈论着。



宿舍里并没有人。房间里共有两张床。其中一张上整整齐齐地摆着几套校服,另一张上有明显睡过的痕迹,被子未叠,堆成一团。



空气中隐约弥漫着一股烟草味。少年觉得自己对室友的好感度决定不算高。



他的室友一个晚上没回来,少年起床时,临床的被子仍是那个乱样。



他忍无可忍,将被子叠起。



临走前他在门牌签了自己的名字。他注意到旁边的那个格子里什么都没写。

少年到达教室时,老师还未到,数量并不算多的学生看到他以后,略有讶异,几个女生脸先是红了,而后慢慢围过来:“同学,你。。。”

这时门口响起靴子拖沓的声音,几个女生一惊,回到自己的位子坐好。

少年略有点尴尬,挑了第一排的一个空位坐下。

然后老师走了进来。他有一张苍白的脸和一头乱毛,五官还算是帅气,但是搭配上穿的并不整齐的军装,有种莫名懒散的感觉。

“哦,新生?”他看到少年后招呼一声。然后也不站到讲台中央,随意地坐在了少年旁边的一张桌子上。“我是你们的实战课老师,姓叶。”

然后少年听着其他学生的自我介绍。

他们很自豪地报出自己的所属区域。

B区的,H区的,G区的,甚至还有主城的。

轮到少年时已是最后一个。

他注意到所有人都盯着自己,包括先前一直似在神游的老师。

“S区。”少年缓缓开口,他注意到几个女生露出惋惜的表情,“周泽楷。”



-------------------------------

序章

歌曲网上随意拉的

主城的名字好像是荣耀里的

格洛瑞是谐音

毫无逻辑性

第一次打周叶tag好紧张

The Adorer 卡了,讲真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