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白乐天子✨

想摸🐠。。。
想码字。。。
然而死在作业手下orz
周叶|双黑太中
不拆不逆
弧得点儿长(๑•́ωก̀๑)

【周叶】域03

我知道人称很奇怪orz。。。下一章会变得正常

-------------------------------

少年拖着笨重的行李箱,仰头看那座巨大的女神像。

格洛瑞建成不到两年,但这座石像的年代必然不仅只有这几年。石像上布满斑斑驳驳的青苔,还有有着不少裂纹,甚至有草从它裂缝中探出。她面部已是经历了不小的腐蚀,勉强能识别出五官,却已无法辨认其身份了。她一手托着一颗表面布满金纹的球,一手举着权杖,头微抬。似是有些眼熟。

“Δόξα θεά”偌大的石碑仅有这样几个字母,似是为了映衬石像的年代,字符并未使用华丽的金色油漆进行涂抹,而是由某种刀具凿成,其上有着深深的刻痕,甚至有超出边界的划痕,不过在坑坑洼洼的石碑上也不显突兀。

 

少年在看清其上的字时,便明白了眼熟从何而来。荣耀女神,那具立在主城最中央的石像,地图便是以其为中心展开。虽说眼前的雕像和主城中的差别很大,但那颗球上的金色光芒不减。

胸口略感温热,他下意识地扶上胸口。

回神时他发现雕像旁站着一个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似是打过发油,被打理得整整齐齐,衬衫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胳膊下夹着几本书,少年望向他的时候,他正将手臂抬起一定角度,盯着腕表看。抬头时,他看到了呆呆愣愣的少年,便走了过去。

少年愣了愣,呆呆地看着对方一步一步地走到他面前,随后立定,用一种无起伏的语调说出第一句话:“你好,我是张新杰。”迎接他的还有对方伸出的一只手,“16级,S班,来自Q区,导师韩文清。”

少年握上张新杰的手,犹豫片刻后开口:“周泽楷。”便没有后话了。他略有点紧张,毕竟哪怕临走前经理和方明华千叮咛万嘱咐,那些也只是空话套话。他们所讲对自己没有半分用处,从小在轮回长大的自己对于人际交往这种事情还是束手无策。

他毫不怀疑若张新杰未出现,自己会在女神像下站上半天,然后慢吞吞地去寻找宿舍。

张新杰看少年没有再开口的意向,面不改色,示意少年跟上:“现在是15:30,我有二十分钟的时间送你去寝室并为你解答相应问题。”

他等了许久都没见少年开口,正要说话时,少年却出声:“额…”张新杰闭上嘴,等待许久,腕表上的分针都已转过一圈后,少年终于道:“新生报到处?”

张新杰扶了扶眼镜:“寝室里有地图,学生处开到下午五点,不过关闭很不稳定,这点我已经投诉过多次了。”

少年又不吭声了。

张新杰叹了口气,不知第几次推他那黑框眼镜开口道:“那雕像是几年前凭空出现在那里的。政府被此现象震惊到了,认为是神迹。然后就有了格洛瑞。”

“还专门凿了块陨石,作为神像的陪衬。”

。。。。。。

 

张新杰用房卡打开门后,便将卡递给了少年,后者则是在门开后皱起眉。

一股烟味。

他想起还躺在自己口袋里的烟盒。那盒他在出经理办公室时顺走的烟还躺在他的口袋里。嗅着空气中发苦的烟味,思及前晚初次抽烟那不愉快的回忆,他暗自懊恼着为何没顺手将其丢弃。

“额,学校不禁止吸烟?”

“那群老东西管不着他。”

少年略感好奇,但张新杰指给他看地图所在后,看眼腕表便告辞离开了。

墙上挂钟显示15:50分。

学生处的关门时间多变,少年打量了一下房间便打算出门。

被子倒是已叠起,那人的私人物品看上去也挺少,就是枕头上落的几撮红毛让人在意。

莫非是个不良少年?还是个杀马特?少年暗自嘀咕,目光触及桌上满满当当的烟灰缸,想到张新杰刚才所言。

还是个很有后台的不良?

他犹豫片刻,将口袋里烫手的烟盒扔进行李箱的隔层。

由于是冬日,太阳早已是西斜,余晖透过薄薄的白纱窗帘,洒在地板上,显得异常柔和。少年立了一会,上前,拉起窗帘打开窗户,随后捞起房卡饭卡地图及证件,锁门前还顺手打开门旁的电风扇开关。

 

摸到学生处时,学生会主席提包正要走,见到来者后倒也是很尽责地在文件上敲了章。“每天开始上课,E班。”签完字便脚底抹油似的离开了,留下少年一人回味大小眼给他带来的疑惑。

 

当天晚上,室友一夜未归。

-------------------------------

本身想卡到老叶出现的,结果发现写不完,真的好困QAQ

这两天还要上学所以字数少是我的错

老叶下一章出现

我觉得剧情发展好慢。。。然后发现总共才五千字不到QAQ到时候可能会合并章节QAQ

嗷先滚去睡觉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