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白乐天子✨

想摸🐠。。。
想码字。。。
然而死在作业手下orz
周叶|双黑太中
不拆不逆
弧得点儿长(๑•́ωก̀๑)

【周叶】域01

架空向

----------------------------


渡鸦立于枝头上,那双玻璃球似的眼珠映射出苍白的天空。

 云团在空中积聚着,毫无立体感,无力地从彼此间穿过,无声地吞噬了最后一抹灰蓝色。隐隐地,似有电流在云层中浮动。

 风吹过,带着整棵树颤抖。渡鸦扯着嗓子嚎叫一声,不甘愿地离开了树梢。它悠悠地自云层下划过,画面如照片般平面地映在它眼中,却不如照片般留存。 

下一刻它的身体便扭曲了。似是全身的骨头都被扭断,内脏碎裂,红的白的液体从撕裂处喷涌而出。 

不久,云渐渐散去,结束了那场不存在的暴风雨。天似比以往更蓝,蓝得让人晕眩。 

似是和先前毫无区别。 

不过是地上多了具残缺的尸体,那只眼睛真当如廉价玻璃球般,死气沉沉地,映出蓝天了。 

 

 

少年沉默地看着女巫用尽全力抽搐,发出一阵阵不甘心的嘶吼,带着长指甲的手指扭曲着,似是想要抓住什么,最终却软瘫下去。 

他捡起掉落的项链和武器。抬头看天。 

冰霜森林,似乎就是为了迎合这个名称,它里面从未出现过太阳。但灰暗的天色仍表明时间已不早。冷风刮过,携带着细碎的冰渣,刺得他的脸生疼。 他将项链塞到风衣口袋里,顺手扶正帽子。他踩着战斗后留下的血迹,混杂刚飘落的白雪,留下一地泥泞。

他调出操作面板,确认分散在地图上的坐标及方向无误后,又将其收回。但在平坦的雪地上踩出鞋印前,从口袋里捞出一颗球。

如同玻璃弹珠,似是由琉璃制成外壳,里面包裹着很多细密的金色丝线。没有任何一颗气泡,但那丝线仍在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改变着排列形态。

少年拎着挂在球上的细链,看着丝线略有缠绕,蹙了蹙眉。

再抬头,他看到了一个不属于这个区域的东西。 

一只红狐。


 冰霜森林永远都是灰色系的,包括里面的动物,要么是皮毛极漂亮的雪狼,要么是长相奇特,智商低下的墨绿色哥林布。红色的只会是那些刚喷洒出的,还温热的液体,待它们冷却干涸,便也是黯淡下去了,最终会被飘雪掩盖。

狐狸瞪着眼睛,努力嗅了嗅,随后被吸进的雪花呛得咳嗽起来。它停止刨坑,迈着腿朝少年奔来,在雪地上印下一个个坑。


    少年看着那团东西朝自己而来,有瞬间不知道要怎么办。他记得自己不久前刚射杀了不止一头冰原狼,它们的皮毛和牙齿还在自己的装备背包里。

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把那团在自己脚边拱来拱去的生物抱了起来。都说越寒冷的地方,动物的毛越厚,形体越接近球。但这只东西,耳朵该尖也尖,腿要有也有,虽说少年摸到了它肚皮和腰上厚厚的一层脂肪。虽说毛发不如冰原狼一般柔软,但是却十分坚韧。它如同其毛色一般炽热的温度,让少年舍不得松手。

狐狸在他怀里拱了半天后,从他口袋里叼出一块肉干,欢快地咀嚼起来,嘎巴嘎巴的咀嚼声音让少年十分无奈。

他叹息一声,拾起被折腾到地上的帽子,向地图所指示的方向跑去。

差不多已经穿出森林,离城墙还有十几步路时,那只狐狸从少年怀里跳了出去,跑开了十几米后转身,特别开心地朝少年晃着它毛茸茸的尾巴。


    少年还没从狐狸跳离的愣神中恢复过来,就看见被叼在它齿间的那条银闪闪的秘银项链。

    这次他倒没懵或是犹豫,直接掏出枪,朝着狐狸的地方开了两枪。

    声音在寂静的森林里显得格外响亮,惊动了几只蛰伏在一边的哥林布。

    然而狐狸早已不见了。

下次遇见狐狸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它尾巴上的毛扒光,少年恨恨地想着,纠结半天后,捏碎了那颗玻璃球。

 
 

    “你怎么才回来。”青年叼着根草,一脸嫌弃地抓住狐狸毛茸茸的后颈,将它拎了起来,不管它扭动四肢妄图挣脱,“还沾了一身泥。”

     狐狸挣脱不成后,朝着青年讨好地咧开嘴,露出已经被口水浸染得发出透亮光泽的项链。

     青年挑眉:“还凑合。”当狐狸地耳朵因开心而竖起,一脸期盼地注视他时,他又冷冷地加上一句,“没有加餐,我闻到你嘴里的肉味了。”

     他盯着狐狸所来的方向沉思了一会,撑开伞,捞起狐狸,“今天晚上还有个本要打,别瞎折腾了。”

    “如果明天迟到没全勤奖金的话从你伙食里扣。”

    狐狸发出一声不满的嚎叫。

     
 

---------------------------------------

我语文真的不好QAQ

所谓短小,今天应该还有一篇

日更

以前写的那些不要看QAQ真当是黑历史,自己懒得理就让它这样丢着吧QAQ

评论(5)

热度(33)